库克:Apple Watch?它已经成功了

发布于 2014年9月23日 栏目 新闻观点
注:据《商业周刊》报道,在发布iPhone 6和Apple Watch一天后,苹果CEO蒂姆·库克对观众和媒体的反应非常高兴。为此,彭博商业周刊的记者乔希·蒂兰吉尔(Josh Tyrangiel)和布拉德·斯通(Brad Stone)对库克进行了1小时的采访。以下为采访的主要内容。
记者:你对昨天的发布会作何感想?
库克:实际上我想的是苹果做得如何,昨天每个人都知道库珀蒂诺(苹果总部所在地)的创新力依然未减,以前的怀疑都烟消云散了。我认为以前就不应该怀疑,当然我们也没怀疑自己,我们一直在开发这些产品。
至于手表,多数公司——你可从市场上的产品进行判断——只是推出产品,如手机用户界面,然后将其套在手腕上变成智能手表。我们知道这没用,屏幕太小,阻碍了视线,于是出现了很多有关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想法。我认为我们提出的方法,不仅使智能手表有用而且很棒。我喜欢用智能手表操作我的苹果电视,我不再担心遥控器从沙发上掉下来。
记者:我记得智能手表没有苹果电视应用。
库克:我认为我们没有展示,是有的。我拿到了一个样本,看到可以操作苹果电视,你可以想象其也可以控制其他设备。
记者:很多公司在美国搞移动支付都失败了,苹果Apple Pay的优势在哪?
库克:我认为我们有了第一个能成为主流的移动支付解决方案,人们会使用。我想,其他人多数将所有时间花在思考如何建立商业模式,如何手机数据、拥有数据、销售数据和货币化数据上。他们想的是这些事情,而没有思考人们为什么要用的问题。
记者:但我还是认为你们考虑了商业模式。
库克:我们只是在做好了用户体验后考虑商业模式,因此我们开始想的是:用户想要什么?我们认为用户其实不想带钱包。为什么你想这么做?可不是为了好玩。我年轻时候带钱包是为了装相片,如朋友和家人的照片,时不时拿出来看下。
然而现在人们不会这么做,手机可以存储照片,钱包的部分功能转移到手机上,但信用卡没有,我们还是用塑料卡片,即使有了解决方案,你还不会用,要找应用去启动,还要授权,这很可怕。
记者:你谈到了苹果故事的下一篇章,请描述下这种变化:由什么变成什么?
库克:我们的下一篇章是有关个人设备,有关更为个性化的事物。我认为智能手表是很好的开始,可涉及很多方面。有我们非常喜欢的健康和健身元素,我们非常喜欢的亲密联系和沟通,可以控制其他设备。我只是拿苹果电视举例,你可以想象其他应用。
记者:家电,也许?
库克:因为你不用找家里的其他目标,这个目标就在你身上,你可以用智能手表做很多事情。我们能说出的目录非常长,但说实在的,如果让开发者给出一个目录,会更长,因为他们将开发我们都没想到的东西。当然,我们的iBeacon还有一个人们忘了的方面,我们在店内使用的有趣技术,你可以想象未来智能手表与iBeacon连接是多么有趣的事情。
记者:苹果的情况与5年前是否不同?
库克:现在,显然硬件、软件和服务之间的界限模糊了甚至消失了。从工程角度看Apple Pay,其存在是因为Touch ID的硬件创新。但也包括了很多软件创新,因为必须按指纹。你想让设备不断学习,使其更为精确,因此硬件和软件都要涉及。
当然,支付有关的服务非常复杂,交易量非常大。我们能做是因为我们在iTunes世界学习了一切,当然我们得益于8亿多帐号这一资产。成功的唯一途径是每个人都能一起合作,不但合作好,而且融合很好,以至于无法区分他们工作领域的不同,因为他们如此关注建立好的体验,对事物不再有功能观点,他们是从顾客的角度看问题。
记者:如何让这种情况不会变得混乱?
库克:你必须有好的领导,我认为不是任何人都会将其描述为混乱,但我们争论过,我们认为这么做可以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,因此你可以容许适当的摩擦,但不要想着如何战胜反对意见。
记者:你是否因个人健身兴趣而更多参与Apple Watch的产品设计?
库克:我对健康和健身很感兴趣,因此我会提些意见,但如果你倒回去想想苹果作为一家公司通常能给世界的贡献,健康领域是糟糕的。如果我们认识的人中越多的人遇到问题,对你的影响就越大,你越想做些事情。
在该领域我们确实增加了很多力量,我们让更多的事情得以继续,包括一些事实上是研究为导向的,不能称为开发的事物。我认为我们都知道医疗保健存在很多不足,从宏观看,我们喜欢找很难的事情并使之简单,我们喜欢让人们做他们以前不能做的事情。其中一个大挑战是让个人能照顾自己。我想这是苹果能做的事情,我们首次进入了帮助人们生活更好的领域。
记者:你感觉给Apple Watch的定价可以帮助美国主流人群更好地把握健康?
库克:我认为相对于我们提供的价值,349美元的售价已经很低了。我想帮助更多买不起的人,这是出于人道主义。
记者:我想回到过去几年苹果如何改变的问题上。你说过,你想让公司的默认转向开放,这具体是什么意思?
库克:我的观点是,我们的默认(设置)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封闭的,我要说的不是封闭的系统,而是沟通领域的封闭。因此这是“只是沉默、不要说,只谈论已经完工的事情。”我的观点是,在涉及社会责任上的事情这不起作用,在社会责任方面,只谈论事后发生的事情,是因为一些事情是长期的过程。
我们一直很开放,并公开透露我们对环保、人权、多元化和同性恋、非洲艾滋病和教育的观点,我认为一些事情我们应该很开放,谈论我们做的任何事情,如果别人想抄袭,就看他们的造化了。
记者:当你发布多元化报告时,在内部遇到阻力么?
库克:就我们是否应该这么做进行了热烈的讨论,我的观点是,“等等,我说过我在无关未来路线图的事情上100%透明”。你知道,未来产品路线图,我想更保密。不幸的是传闻总是不断,但总有认为我们不应该这么做的观点,最终我不同意,我对我们发布的报告感觉很好。显然报告说了我们不完美,我们不是完美的归宿,我们需要努力。
记者:你与IBM签署协议,向企业客户出售iPad,还收购了Beats,与3年前相比,苹果对待合作伙伴有何不同?
库克:我们对合作伙伴更为开放了,我认为我们一直很专注,我们总是说:如何让更多的人获得苹果产品?我要说,这么做的唯一方法是合作,我们想改变人们在企业和商业中的工作方式,我们真的这么做,我们很有热情。正如我们改变了消费者、学生和老师一样,我们想改变人们的工作。
记者:你什么时候能知道Apple Watch是否成功?
库克:我感觉已经成功了。但什么时候真的知道?你知道是消费者投票的时候,你知道这需要时间。但这不是电影,不是第一个周末就知道票房。
记者:你会以惊奇的方式使用智能手表么?
库克:是的,我可能做些目前不知道的事情,但推出Apple Watch感觉很好,有点期待很久的感觉,因为我们开始这事很久了。
记者:据乔尼·艾维(Jony Ive)称,是3年前。
库克:是的,我们本应更早开发大屏iPhone,更早推出智能手表,但因质量、集成和完善问题,我们愿意等。很多人喜欢做第一,我们要做最好,我们有耐心。
记者:你和艾维对时间点达成一致?
库克:乔尼和我从未有分歧,最终我做出决定,但我无法想象他和我会观点不一致,因为我不是短命CEO。我们不会为了季度目标而这么做,我们是为了长期目标。我们投资开发智能手表有段时间了,我们的运营支出一直在上升,人们在问:“你们搞什么?”我们不能回答。只说我们开发的东西不是为了营收。我们开发iPhone也有很长时间。
记者:但你知道,迄今智能手表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用处,Apple Watch会有所突破么?
库克:这是我们的行为方式,除非我们在开发阶段就决定放弃,“你知道,这不是为我开发的”。

有态度 · 有观点 · 有标准

Attitude · views · standard

联系我们

北京市 丰台区 南苑 诚苑南里 2号楼 1层 商业01号

工作时间:周一 至 周六 AM 8:00 - 12:00 PM 2:00 - 17:30

关注我们

微信:hechuangdadao

微博:和创大道